• 巴黎百年画廊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的传奇
    发布日期:2019-10-21 09:27   来源:未知   阅读:

  坐落在巴黎左岸和历史街区玛莱区(Le Marais)两地的画廊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已经拥有超过90年的历史。由珍妮·布彻(Jeanne Bucher,1872-1946)于1925年在巴黎成立,Galerie Jeanne Bucher在艺术从现代主义走向当代的进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1925年举行的首次展览中,Galerie Jeanne Bucher就已经向当时的欧洲观众呈现了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胡安·格里斯(Juan Gris)和安德烈·马森(André Masson)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以乔治·布拉克为首,几位艺术家都在随后的几年中成为了“立体主义”(Cubisim)这一重要艺术流派的代表艺术家。从1925年至1946年,在珍妮·布彻执掌Galerie Jeanne Bucher的20多年中,立体主义和接踵而至的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始终都是画廊关注的重心和焦点。期间,画廊先后代理并为包括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胡安·米罗(Joan Miró)、毕加索等在内的艺术家举行展览,成为20世纪欧洲现代艺术重要的推手之一。

  珍妮·布彻曾经在1944年说过:“这(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才是艺术的未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珍妮·布彻不顾占领巴黎的德军禁令,在巴黎为当时的“边缘艺术家”马克思·恩斯特、瓦西里·康定斯基、保罗·克利(Paul Klee)、费尔南·莱热(Fernand Léger)以及胡安·米罗等人举行展览。1946年,就在珍妮·布彻去世前不久,她从美国带回了包括马克·托比(Mark Tobey)、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等一批美国艺术家,进一步扩大了Galerie Jeanne Bucher在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早期的影响力。

  2019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简称西岸博览会)上,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将作为首次参加西岸博览会的画廊亮相西岸(十五年前,画廊的第三代掌门人在画廊的名字加上了其父亲的姓,改为其家族的姓)。这也将是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首次在中国地区参加艺术博览会。据悉,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将在此次西岸博览会中展示美国艺术家马克·托比(Mark Tobey)和旅居欧洲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杨诘苍的绘画作品,并以双人展览的形式呈现。画廊将带来马克·托比于1954年至1970年间创作的10件极具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白色绘画",以及杨诘苍于1990年旅行至美洲墨西哥所创作的10幅黑色“千层墨”系列绘画。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现任总监维洛妮可·耶格(Véronique Jaeger) 说,将马克·托比与杨诘苍并置展示,正是因为他们看到,画面中包含了大量中国墨元素的马克·托比和从东方来到西方的杨诘苍之间具有某种特殊的“精神共鸣”。

  如果说成立于1925年、至今仍然积极推广艺术家的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可以被称得上是近一个世纪以来艺术界内少见的“常青树”,那么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迄今为止都是由同一家族进行掌管,这一事实或许会让更多人对这家画廊投以好奇甚至惊讶的目光。现任画廊总监维洛妮可·耶格是画廊创始人珍妮·布彻的曾外孙女。她在2003年接任画廊总监一职之前曾经在巴黎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担任艺术总监。与此同时,维洛妮可·耶格还是画廊的第二任总监、画廊现任主席让-弗朗索瓦·耶格(Jean-François Jaeger) 的女儿。

  让-弗朗索瓦·耶格(Jean-François Jaeger)于1946年珍妮·布彻去世之后接替掌管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是画廊的第二位总监。他对画廊可谓产生了诸多具有时代意义的影响,其中之一就包括发现并代理了中国当代艺术家杨诘苍。1989年,蓬皮杜艺术中心举行名为“大地魔术师”(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的展览,通过展示50%的西方艺术家和50%的非西方艺术家的方式,向欧洲呈现非西方艺术家的创作。也就是这次展览使得让-弗朗索瓦·耶格发现了杨诘苍,并由此展览了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与艺术家之间长达30年的合作和情谊。

  1989年,中国艺术家杨诘苍参加了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举行的“大地魔术师”(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展览。当时33岁的杨诘苍作为“50%非西方艺术家”之一的他被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策展人马尔丹选中参展。在这次的展览中,杨诘苍现场创作并展示了一组四巨幅由数以百遍反复涂画墨汁而成的命名为《千层墨》的绘画。Galerie Jeanne Bucher当时的总监让-弗朗索瓦·耶格就是在“大地魔术师”上看到杨诘苍的作品,随后建立的合作关系维系至今的。

  30年后的今天,当杨诘苍提起这段改变了生命轨迹的际遇时,言语中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当时有三个画廊都希望谈合作”,杨诘苍在采访中说。“我选择了Galerie Jeanne Bucher ,因为她地处左岸,靠近巴黎美院,对岸又是卢浮宫;(画廊)展厅简结清明,老板面相可靠,还尽一切所能为我办了居留,找到了工作室。”这样听来,杨诘苍选择代理画廊的理由似乎很简单,甚至或许在外人看来有些草率,但有时看似简单的决定背后其实早就暗含着画廊与艺术家双方精神上的一拍即合。虽然这一切在当时对于无论是艺术家还是画廊主而言都或许尚不明朗,但杨诘苍与Galerie Jeanne Bucher之间的惺惺相惜都慢慢地在“大地魔术师”之后的30年里缓缓向我们呈现。

  加入Galerie Jeanne Bucher 之后,杨诘苍逐渐了解了画廊所代理的众多现代艺术家的丰富遗产。在这些因时空的交错而从未能谋面的艺术家中,杨诘苍尤其在美国艺术家马克·托比和他标志性的“白色书写”中看到了自我精神的映照。马克·托比于1890年出生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森特维尔(Centerville),曾就读于芝加哥艺术学院。1918年,马克·托比皈依巴哈伊信仰(Baha’i)——这是一个崇尚“宗教同源”的宗教。皈依巴哈伊信仰之后,马克·托比就搬到了西雅图,在那里受到一位名叫腾圭(Teng Kwei)的中国画家的影响,并由此开始对中国书法产生兴趣。从今天的视角看, 一些学者认为马克·托比可被视为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等一批于1946年左右出现在纽约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的先驱。马克·托比的画面常由密集的抽象线条组成,但相较于后者杰克逊·波洛克,马克·托比的画面相对更加明朗,线条也多以较为鲜明的颜色为主。这样的画面放置于20世纪初期,着实显露出一股超前的意味。1930年代起,为了进一步研究书法、绘画、信仰之间的关系,马克·托比游历了中国,期间在上海学习了两年书法,在日本的禅庙打坐了四年,甚至游历到了中东地区,在东方找到了心灵的寄托。正如马克·托比本人所说:“我正是在游历东方的路上找到了我称之为的’书法的冲动’;我想(以这种方式)将我的作品带到新层面。”

  “他画背后的很多东西我都看得见”,杨诘苍说。杨诘苍虽然与马克·托比从未有机会见面,但每每谈起马克·托比时,杨诘苍总是流露出谈起多年老友般的亲切和熟悉感。“要从精神和灵性的高度来进入马克·托比的艺术”,他说。“托比自称"白色的书写",我涂黑色的"千层墨",他从北美來,我游美洲去,就这样各自行到了巴黎。”

  事实上,在杨诘苍看来,Galerie Jeanne Bucher代理的很多艺术家都具有“灵性”本质。这种“灵性”刺激着其他艺术家内心的喜悦,激发着艺术家彼此之间心灵的共振,让画廊中的艺术家们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现实阻碍,寻找到精神共鸣。

  在过去的近100年时间里,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不仅培育了诸多艺术家与不同时期画廊主的深入合作关系,成为现当代艺术领域历史最久的活跃画廊之一,这家诞生在巴黎的画廊在巴黎近代历史的变迁中,也成为了人们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有着近100年的历史”,杨诘苍无不感慨地说,“经营画廊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一种生活方式。”采访中,杨诘苍想起了一个相当动人的故事。他说:“去年,我和老人家(前画廊老板让-弗朗索瓦·耶格)坐在画廊的大桌子前面聊天,走进来一位妇人,见她在画廊里转了一圈,然后过来弯身跟老头(让-弗朗索瓦·耶格)说:’我的丈夫刚去世了,他去世之前,要我过来告诉您,他很感谢您的,东方红心水论坛421111感谢画廊。他在世的时候您的画廊是我先生常常来看作品的地方’。我目送贵妇人出门的背影,回头见到老人家落泪了。"

  不 过对于中国观众来说,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或许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在画廊将近100年的历史中,有段时间艺术大师都云集在这里。但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人知道它?”,杨诘苍说。“我觉得其实这也很正常。因为中国的(当代艺术)的运作方式在近十几、二十年来都效仿美国(画廊的运营方式)。”不过杨诘苍也指出,这样的比较无意让所谓的“紐約方式”还是“巴黎方式”一决高低,但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种巴黎画廊的经营方式和特点。杨诘苍说,每次与让-弗朗索瓦·耶格见面都会来问他近来在做什么。“老头听到我说都在工作室就开心”,杨诘苍说。让-弗朗索瓦·耶格并不鼓励他的艺术家参加过多的庆典或社交活动。杨诘苍说,这样就开心对于艺术家来说也未免“太无聊”;他喜欢在中国的开幕式。作为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的艺术家,杨诘苍尊敬这上一代人的勤劳执着,他也乐意于自己这一代人的海阔天高。“我一直鼓吹要马克·托比回上海娘家,这次因缘和合,老人家点头,又获得西岸博览会的肯定。(这也算)也不负彼此之间30年不言而喻的心灵感应。”

  “老人家30年前的一句话:艺术家就好比酒,要不怕放”,杨诘苍回忆说。这也恰好映照了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为了培养一名优秀艺术家所愿意付出的时间成本。“一次德国艺术论采访老人家,问他有什么经营画廊的经验。结果他说,(画廊)最大的幸运是卖不掉。”这则看上去是玩笑的话却恰好展现了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许,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的画廊体量和销售记录并不能媲美美国的艺术市场,但是在杨诘苍看来,他们却是富有的。“他们有的不是钱,而是艺术家(财富)”杨诘苍说。从这句话中,我们多少感悟到了这家具有丰满历史的巴黎画廊抵御一个世纪内历史和艺术市场冲击的秘密。从1925年到2019年,从巴黎到上海,Galerie Jeanne Bucher Jaeger在所经之处,以时间留下他们的印记,续写着百年画廊的传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